快乐
尼采|不可或缺的事:人必须对自己满意



      尼采

      ▲Nietzsche(1844—1900),德国唯意志主义哲学家。认为自然和社会进化的决定力量是意志,历史的进程就是意志实现其自身的过程。人的目的在于发挥权力,扩张自我,“超人”是历史的创造者。主要著作有《权力意志》、《悲剧的诞生》、《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



01、不可或缺的事

 

  赋予个性一种“风格”,实在是伟大而稀有的艺术!

 

  一个人综观自己天性中所有的长处及弱点,并做艺术性的规划,直至一切都显得很艺术和理性,甚至连弱点也引人入胜——一个人就是这样演练并运用这艺术。这儿加了许多第二天性,那儿又少了某种第一天性,无论哪种情形都需长期演练,每天都要付出辛劳;这儿藏匿着那不愿减少的丑陋,这丑陋在那儿又被诠释为崇高。不愿变为有形的诸多暧昧被储备下来做远眺之用——它们应对远不可测的东西进行暗示。最后当这工作完成时,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对本人兴趣的强制,这兴趣是好是坏,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只要是一种兴趣,这就够了。

 

  那些有自己的准则,在强制和束缚中犹能享受快乐、闲雅的人,必将成为统治欲极盛的强人。他们看到自己具备某种风格的天性,即被战胜的、服务于人的天性,他们那强有力的意志便感到宽慰。这样的人即使修建宫殿和花园也断不会解放天性的。

 

  反之,那些憎恨风格束缚的人就是不能自制的人。他们觉得,倘若自己被套上讨厌的强制枷锁,自己就变得鄙俗不堪。一旦听任强制的役使,自己即已沦为奴隶,所以他们仇视这役使。这类奇才——可能是第一流的——总是旨在把自己和周围的人塑造成、解释成具有自由天性,即粗野、专横、富于想象、混乱无序、令人惊异的天性。他们乐此不疲地追求这一宗旨,唯其如此才感到惬意。

 

  只有一件事是不可或缺的:人必须对自己满意,否则就会获得个报复自己的下场,我们外人也会沦为他的牺牲品,总得忍受他那可憎的面目。可憎的面目使气氛变得忧郁、恶劣。

 


02、反对污蔑本性


  这些人真使我感到不快,他们认为本性是病态,是倒错、卑劣的东西。正是他们误导了我们,致使我们也以为人的本能和癖性是邪恶的,对自己和对别人的本性极端不公正,全是受了他们的迷惑!

 

  本来,无忧无虑,舒适可人地听随本性者是大有人在的,但人们并不这样做,其原因就是害怕那个“想当然”的“邪恶本性”!故而在人群之中,鲜能看到那种无所畏惧、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可耻而四面八方恣意翱翔的高贵气质。

 

  我们,天生的自由之鸟呀,不管飞向何方,自由和阳光都与我们同在!

 

 

03、自信

  

  自信的人并不多,在少数自信者中,有些人的自信实际上是盲目的——有益的盲目——或者思想不清晰。(倘若他们看穿自己的底细,不知会做何感想!)

 

  另一些人无论做什么,好事也罢,大事也罢,首先务必同潜藏在内心的怀疑论者争论一番,直到说服这个怀疑者,他们才获得自信。不过这样做是需要几分天才的。这是一些不自满的人,很了不起。

 



04、善于找结尾


  大凡第一流大师都有一个特点:事不分巨细他都能找到完满的结局,不管是一首曲子或是一个思想的结尾,也不管是一部悲剧的第五幕或是一件国家大事。

 

  第二流大师面临结局则方寸大乱,不像波多菲诺市近郊的山岭以一种安详而自豪的平静伸入海中,热那亚海湾正是在波多菲诺市近郊唱完自己的曲调。

 

 

05、准备着的人们

 

  一个更富于阳刚之气的、战斗的、再度首先把勇敢视为荣誉的时代开始了。对于显示这个时代特点的一切迹象,我是由衷欢迎的。

 

  这个时代必须为一个更高级的时代开辟道路和聚集必要的力量,亟须大批做好准备的、勇于任事的人才,要把英雄气概带进更高级时代的知识领域,要为获得观念和实现观念而奋斗。然而,这样的人才既不能从虚无中产生,也不能从现代文明的泥沙中、抑或从大都市的教育中产生。他们将是沉默、孤独、果决、不求闻达、坚持到底的人;他们挚爱各种事物,寻求他们可以征服的一切;具有爽朗、忍耐、简朴、蔑视虚荣的个性;显示敢于胜利的大勇,但对失败者的虚荣亦能宽容,能对一切胜利者以及对每次胜利的荣耀的偶然因素做出独立而精辟的分析;他们也有自己的节假日、工作日和哀悼时间;他们惯常胸有成竹地发号施令,如需要,也随时准备应命;对个人和对集体同样感到自豪,视别人之事为自己之事,总之,是更富创造性、对现实更具危险性、欢乐幸福的人。

 

  那就请相信我的话吧:获取生活中最丰硕果实和最大享受的秘密在于,冒险犯难地生活!

 

  

【本文选编自尼采《快乐的科学》第四卷】


咨询  

咨询  

预约  

咨询热线
010-57985840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