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
尼采|最可怕之事就是完全没有习惯地生活


尼采

      ▲Nietzsche(1844—1900),德国唯意志主义哲学家。认为自然和社会进化的决定力量是意志,历史的进程就是意志实现其自身的过程。人的目的在于发挥权力,扩张自我,“超人”是历史的创造者。主要著作有《权力意志》、《悲剧的诞生》、《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



01、短期的习惯

  

  我喜欢短期的习惯,把它视为无价法宝,即认识许多事物直至它们酸甜苦辣之底蕴的无价法宝。我的本性完全是为短期习惯而安排的,包括身体健康的需要以及我能看见的大小事物。我总认为,这样的安排使我永远满意。短期的习惯也相信热情,即相信永恒。我发现和懂得了这个道理,真值得别人羡慕呢!短期的习惯在白天和晚上向我靠拢,散播者深深的满足感,以至于我不再有别的企求,也勿需比较、轻蔑和憎恶什么了。

 

  但是,即是短期习惯,就常有终止的时候,美好的事物届时与我分手,但它不同于使我反感的东西,道别时显得异常平静,对我很满意;我也对它满意,仿佛我们必须互相致谢、握手道别似的。又有别的习惯已在门口等候了,我的信念——很难摧毁的愚蠢与智慧!——也在那儿等候,我相信,新的习惯总是正确的,非常正确的。在我,食物、思想、人、城市、诗歌、音乐、学说、日常安排、生活方式等等,莫不是短期的习惯了。

 

  相反,我憎恶长期的习惯,它在我身边就像暴君,使我的生活空气凝固。有些事物的形态表明,似乎必然会由此产生长期的习惯,比如单一的工作职务,总与同一个人相处,一个固定的住所,始终如一的健康状况等。是呀,我对自己的所有痛苦和疾病——一直是我的缺憾——是感激不尽的,因为它们留给我几十条后门,是我得以逃脱长期的生活习惯。

 

  但话又得说回来,我最不能忍耐之事,也是最可怕之事,就是完全没有习惯地生活,完全随机应变地生活,那样无异于放逐我,是我的西伯利亚。



02、固定的名声


  固定的名声从前是十分有用的东西。在群体本能意识统治的地方,至今对个人最有用的东西莫过于承认他的个性和事业一成不变,即使事实并非如此。“可以相信他,他一直是这个样子啊,”当社会陷于险境,这是最重要的赞美了,社会满意地感到这个人是道德领域随时可以利用的可靠工具,那个人是功名心方面、第三个人是思想与热情方面随时可以利用的可靠工具,社会尊崇“工具本性”,尊崇对自己的忠诚,尊崇观点和努力的执着,甚至对不道德的东西,只要它们一成不变,也是敬重有加。

 

  如是的评价与道德习俗合流,到处泛滥,教导着人的“个性”,而把一切变化的、需要重新研究的、自我求变的东西弄得臭名远播。尽管这种思想方式还占着很大优势,但是对于知识而言却是危害最烈的评估方式,因为认知者那良好的意志、亦即勇气百倍地随时反对自己的成见,完全不相信自己身上固定东西的意志被它判了恶名。于是,认知者那些与“固定名声”相抵触的思想就名誉扫地了,而“石化”的观点反而声誉卓著。

 

  我们当今依旧生活在这种势力的强制之下!当我们感到数千年的评估依然在禁锢着自己,左右着自己,那真是度日维艰啊!数千年来,知识一直被恶劣的心绪所困扰,在伟人奇才的历史上,必然有过诸多的自卑和隐痛——这个说法大概离事实不远吧。



03、允许反驳


  众所周知,允许反驳是文明的高尚标志。有些人甚至知道,高等一点的人希望并鼓励别人反驳自己,以便得到指教,认识至今尚未认识的错误。

 

  然而,允许反驳的雅量倘若面对反习俗、反传统和反神圣的敌意也处之泰然,那才是我们文明的伟大、新颖和令人惊叹之处,才是思想解放的最大步伐。这,又有谁知道呢?


【本文选编自尼采《快乐的科学》第四卷】


咨询  

咨询  

预约  

咨询热线
010-57985840

在线客服